八大胜
八大胜 >> 中奖新闻 >> 「有球必赢」自驾西藏:逆走318国道,中国最长的景观大道,当年险境现成坦途

「有球必赢」自驾西藏:逆走318国道,中国最长的景观大道,当年险境现成坦途

日期:2020-01-02 10:26:32 阅读数:3309

「有球必赢」自驾西藏:逆走318国道,中国最长的景观大道,当年险境现成坦途

有球必赢,我是书影,自驾新疆、西藏,2019年7月17日行走在g318国道。

林芝,是西藏海拔比较低的地方,也是植被最好,最适合人生活的地方。2013年我曾来过这里,六年过去,这里的变化太大了,是旅游开发带来了游客和投资,发展很快,变成了一座不认识的现代化城市。

今天的路程是林芝到然乌湖,有360公里,将走318公路,这一条公路我在2013年走过,那段经历一生都不会忘记,而这一次是逆行318了。

关于g318线起点为上海市黄浦区,终点为日喀则市聂拉木县,全程5476千米。经过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湖北、重庆、四川、西藏八个省份。是目前我国最长的一条国道,也被誉为“景观大道”。

这条路过去也曾被认为是进藏最危险的道路,而其中最危险的就是然乌湖到林芝这一段,曾经的“通麦天险”,让走过的人一生记忆犹新,谈路色变。

我在上次是夜里通过,我在当天的游记中写道“今天我们要赶到林芝下榻,很快就到了波密,给汽车加油后快六点了。这里距离林芝还有两百多公里,其中就有著名的险路“通麦天险”。我迟疑了一下,是否就此停住呢?但因为已经提前预定了林芝的酒店,是由拉萨的摄影导游小黄帮助定的,而在拉萨的一些行程需要小黄帮忙,不想头一次合作就落空不守信用。头脑一热上路了。”

因为在然乌湖遇到了泥石流,拥堵了一天,等到波密已经晚上六点了,结果我们夜行通麦天险。上次遇险情况我会附到文章后面。

2013年图片

而这次不同了,318最难走的路“通麦天险”已经不存在,因为修建了隧道和大桥,没有了那些面临深渊的盘山公路。

几座大桥相连,不仅路好走了,也少走了不少弯路。

一些泥石流频发的地方还建起了涵洞,再不会有下雨就有泥石流或滚石的危险。

路修好了,也有两段限速,其中鲁朗到波密一段限速40,波密到米堆冰川一段限速60。但这里的限速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开路条,而是用设备直接抓拍。我一直认为中国的区间线限速是西藏发明或最先开始的,以前他们用开路条的人工方式限速。现在318途中的检查站也少了。

虽然道路好了,但这条路还是有很多的注意事项,其中重要一点就是不能开车太快,这里的道路弯曲和狭窄,一定不要轻易的超车或路边停车,也看到了一些人开“霸道车”,主要是强行超车,虽然得逞了,但那是有人给你让路了,否则就是车祸,而且是你全责。

一路上除了骑行者、步行者,还有很多的牛、马、狗在路上,各种情况都有,如果开快车非常危险的。

另外还看到有人随意停车拍照,甚至就停在岩壁底下,这也非常危险,上面随时会有落石的,现在是雨季,整个山体其实都是松动的。

终于来到了通麦天险,我把车子开到了空地下车。现在看这里很辽阔,三座桥梁展示了318的三个时代。我上次走还没有上面的大桥,而要走中间的铁桥,这铁桥在我走后三天坍塌了,整个线路据说也停了一个多月,而最下面的铁索桥只能过行人或骑行者。

那时这里的过桥是由武警战士管理,我们在夜里过桥,而这里是单向放行,等了40分钟,然后是惊魂的夜晚......

过了通麦桥,就是通麦镇,上次在这里吃过晚餐,而再往前就是我们强行通过泥石流的地方,这次是反方向走,已经找不到具体是哪里,但记忆却在头脑里刻下深深的痕迹。

2013年图片

本来我今天还想到米堆冰川看看,虽然上次因为泥石流堵车在这里停留了很久,但却发现在进入米堆冰川山口处修建了停车场和大门,这样进去不仅要买门票,可能还要买摆渡车票,我记得里面还要走很远路,最可气的山口处修了很多房子,把露出冰川的地方牢牢的挡住了。我决定算了,不去了。

2013年拍摄米堆冰川

没有去米堆冰川,直接到然乌湖,这一带风光也很好看。拍下了清晰的雪山,不知是不是米堆冰川一部分。

晚上入住在然乌湖,直接开进一家客栈,老板给的价格是标间120元,早餐10元。这个季节是旅游旺季了,但来老板说今年游客人不多。

我是书影,于2019年7月13日起自驾西藏(已经走过新疆和新藏g219线),请关注我,及时给您报道途中的所见所闻。

附2013年走g318通麦天险当日游记:

开始的路还是很好走的,随着进入山路开始困难,好在车不多,来往都很随意。这里的天亮到九点左右。也没有觉得怎么样。特别是这几天进藏后觉得道路比川西好多了,通麦天险就是差又能差到哪去呢?我们不是没有遇到过。接近山顶时遇到了正在进行的大工程项目,是在挖隧道。路开始颠簸的厉害,加上天下起小雨,也湿滑起来。这时我终于明白路差的原因,除了这里道路狭窄,山势险要,滑石泥流不断外,就是因为在修穿越的隧道,而原有的道路要被废弃,现在不重视不做大的维修,各种车辆压来碾去。非常的差劲了。

险情终于出现了,一辆超过我们皮卡在一处即弯道又狭窄又有坡度的山脊处停了下来,山水裹挟着泥浆堆积了很大的面积。皮卡车停住了,试着冲了一下开始后退了,我们也赶紧后退让路,但皮卡向前又走了一点点就停住,再次后退,师傅下来示意我们先走。

这时对面来了一辆十一座面包车,下来几个人看了一下,开始冲,由于他们的车下坡路占多,车子摇晃着过来了,在最高处车尾滑甩了一下,好险!但通过了。小曹说“这虎东西,真敢冲啊”,要知道这个弯道的一侧是山沟,上面是不断的流水泥沙,而另一侧则是深渊,这里是通麦山口的最高点了。一旦发生侧滑他们将无法控制车,而一旦车子误在里面也将很难处理,山水或泥石流下来,后果不堪设想!

小曹说这两台都是后驱动,走这种路不好把握。我说我们车可以吗(新买的普拉多4:0),他说:“没有问题”。但他没有贸然通过,而是把车子的坡度四驱、防侧滑等都用上,然后缓慢匀速的通过。应该说我们车子的性能走这样的路还没有问题,小曹是两眼看前面的路,不敢走是神。我则盯住山沟上面的情况,我惊恐的发现一大团泥石流正缓缓的向下涌来。我喊“不好,泥石流下来了”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凭想象泥石流应该是像洪水一样涌来的,而实际情况是它滚动的很慢,是缓缓的逼了下来。

我们虽然车子没有费什么劲通过了,但还是惊出一身的冷汗,如果慢了或误车或侧滑后果都是不敢想象的。我们不敢停留,径直向前走,小曹说估计没有人再敢过了,也过不来了。

继续向下走,路好了一些,前面有个镇子,看标示是“通麦镇”,这时八点了。通过危险区我们仍心有余悸,决定找家饭店吃点东西,镇定一下,路边有个川菜馆,进去一问这里就是所说的通麦天险,但我们刚才经过的却不是,真正的通麦天险是在前面,还有二十多公里的险路呢。前几天出现的大面积泥石流就是前面三公里处,死伤十几人,其中有四名骑行者!抢修了三天才开通。

我们过的这么险的路竟然不是“天险”?我们要昏过去了!不管怎么样,还是先吃饭吧,要了三个毛菜米饭,我们吃的不太踏实,心有余悸啊!这期间再也没有看到我们的后面有车子过来,看来路是断了。当我们吃完饭时一辆警车呼啸着上去了,小曹说:“肯定是上面出事了”。果然饭后我们走到检查站,一个警察告诉我,上面有人报警了,具体情况他不知道,“出事了”。

出了通麦镇就是通麦桥,这个桥对于走318线的人都会印象深刻。由武警把守,单项放行。也不巧,我们到来前对面来了车队,都是在当地做建筑的工程车,值守战士要我们耐心等待,不能拍照。这一等就是四十分钟,这期间后面排了两辆丰田越野车子。放行后不久小曹就放过一台本地牌照的4500,然后紧随他的车子,由他来带路,沿着他的车辙走。

这时我后悔了,如果让我现在选择肯定不会晚上来走这条路了,不管是同宾馆的毁约同小黄的不好交代,就是刚才吃饭是店家的留宿我都会同意的。这是什么路啊,都是挖开在维修的,被车子碾成凸凹不平,起伏非常大的土丘,里面都是泥水和石块。就是专门的越野车也是左拐右拧,上下不断的颠簸起伏。最可怕的一侧是不断有流石和泥流的山崖,另一侧就是深渊,道路又是非常的狭窄,一旦对面有车过来,就要远远地找地方避让,如果发现晚了就需要有车退到宽敞地方错车。有几次我们都是退回重新调整方向再前行的,由于有太多的弯道、急弯以及坡度起伏太大,无法看清前面的路况,如果不熟悉再开快,随时有冲下去的危险。

好在有台当地车带路,小曹说刚才我们在通麦桥被堵就是等他来给我们带路,他们是上帝派来的!

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,我们没有一点的睡意,大气都不敢出。眼睛挣得大大的,好在是夜里我们看不见两侧的险情,只是看前面的起伏道路,害怕随时可能出现的落石。刚才饭店人说这条路那次出事后抢修了三天。而今天又断了,到晚上才开通的,我们如果到的早会看到等待的车辆。二十多公里通麦天险我们跑了一个半小时,直到走上好路我们才松口气不再跟前面的车,也放掉后面的车。小曹说:“下次可不能这样走了,这是玩命啊”!他说多亏了车子的性能好啊,这样也刮了几次底盘,但都是泥土,没有什么事。

后半夜一点我们赶到林芝的大峡谷酒店,这时什么都不想考虑了,太疲太累了,睡觉!

鸿利网上娱乐